海南新闻网移动版

主页 > 海南新闻 >

小偷被警方调侃“能干”称“我师傅才是高手”

除夕夜的噩梦

2016年2月7日,何先生一路马不停蹄终于赶在除夕夜前回到了老家河南省潢川县。正当他与久别一年的家人吃年夜饭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何先生打开一看,是银行发来的4条账户余额变动短信,每条信息都显示何先生的账户中取现5000元,4次共取现2万元,而银行卡就带在何先生身上!惊恐之余,何先生连忙拨打银行电话,挂失止付。第二天,何先生一早来到县里银行查询,发现就在除夕夜,有人在郑州分4次从其银行卡中取款2万元。

小偷被警方调侃“能干”称“我师傅才是高手”过何先生提供的银行卡号,郑州警方很快锁定了取款的ATM机,并调看周围的监控录像,发现取款人是一名经过伪装的男子。经过多方调查取证,警方发现该名伪装男子曾经在何先生使用ATM机之前对机器做过手脚。通过ATM机自带监控发现,该可疑男子在ATM机上安装类似读卡器、微型摄像头等设备,安装后不久,便有被害人何先生前来该ATM机上办理业务。

嫌疑人张亚飞、刘元、石本宽相继进入警方视线。2016年3月31日,警方在郑州市某宾馆一举将犯罪嫌疑人刘元、张亚飞抓获,现场查扣已复制成功的银行卡片十余张、复制银行卡设备一套、卡口及微型摄像头。第二天,本案另一名嫌疑人,在ATM机上安装“设备”的石本宽落网。

据三人交代,三人经过预谋策划,实施分工:刘元指挥,负责选择作案地点、复制银行卡、分配利润;张亚飞负责现场望风、接送;石本宽负责装卸“设备”,三人形成了一个小“团队”,相互配合。经讯问,三人对共同策划利用读卡器和摄像头盗取被害人银行卡信息和取款密码,并复制银行卡到ATM机上盗窃现金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我师傅才是高手!”

讯问中,刘元的一句话引起了侦查员的注意。侦查员半开玩笑地说:你的“队伍”挺“能干”嘛!刘元小声嘟囔了一句:我这算啥,我师傅才是高手!

当问起“师傅”是谁,刘元却表示不知道。原来“师傅”这个人确实存在,刘元三人“小分队”实施犯罪所使用的设备是“师傅”提供的,设备的使用也是“师傅”所教授。但“师傅”行事十分谨慎,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刘元与“师傅”从来都是单线联系,极少见面。其他人都没有“师傅”的联系方式,仅有一次交付“设备”时意外见到过一次“师傅”。三人都不知道师傅的真实姓名,甚至连家乡籍贯都不知道。

警方经过进一步讯问,了解到“师傅”曾于几日前租车到许昌办事。根据这一线索,警方围绕租车信息和高速公路上的行车信息,经过仔细甄别、比对,同时使用技术侦查手段寻找线索。当锁定了“师傅”胡广林的个人小偷被警方调侃“能干”称“我师傅才是高手”信息时,警方顿时感到抓捕压力倍增。原来,胡广林在2012年之前曾经任职于江苏某地级市公安局,担任副中队长职务。

经过周密计划,2016年4月21日,警方在郑州市某小区一银行门前成功将犯罪嫌疑人胡广林抓获,并从其住处查扣已复制成功的银行卡片60余张,缴获多套作案工具。

都是贪财惹的祸

据胡广林交代,他上学时勤奋好学,高中毕业后考上大学学习自动化专业。2004年,胡广林考入江苏省某地级市公安系统,历经派出所民警、特警、反扒大队、卡口大队等工作,担任了副中队长的职务,一路顺风顺水。但胡广林不这么认为,因为他的周围很多朋友、同学都靠“信贷”业务发财了。2008年左右,江浙一带流行民间借贷,很多人确实通过这种方式发家,积累了财富。这些胡广林看在眼里,痒在心里。在同学和朋友眼中,胡广林是个能人,干公安屈才了,于是纷纷劝他趁早改行。在朋友的言语和真金白银的刺激下,胡广林心一横,决定赌一把。

然而,胡广林投身“信贷”行业的决定遭到了全家的反对,尤其是他的妻子,坚决不同意。面对即将生产的妻子,胡广林只得作罢。随着女儿的出生,家里也逐渐忙了起来,本以为一切都已过去,可到了2012年,胡广林再次提出要下海经营“信贷”。胡广林的妻子是一名教师,只求平平淡淡的生活,她对胡广林失望透顶,决定和他离婚。已下决心的胡广林不为所动,当年两人离婚,女儿由母亲抚养,胡广林每月支付抚养费。

离婚后的胡广林觉得每天上班会严重影响他做“信贷”生意,于是,一不做二不休,当年辞职,下海经商。

刚下海时,胡广林通过朋友关系和自己多年的储蓄筹到了一笔本金,并通过放贷尝到了甜头。可是好景不长,不到一年,没有经验的他就因业务疏漏被自己的业务员卷走了200万元。这其中不但有自己的全部积蓄,还有一大半是从朋友那里借到的钱,从此,胡广林走上了还债之路。为了尽早还债,胡广林与19岁的富家女孩发展成恋人关系,自2013年破产到2016年踏上犯罪之路小偷被警方调侃“能干”称“我师傅才是高手”,胡广林一直靠女朋友的积蓄生活。

2015年年底,胡广林无意间加入了一个QQ群,里面有人询问哪里能买到盗窃银行卡信息的“设备”,并声称市面上的“设备”过于老化,不好用。询问的人正是刘元。通过私下做功课,胡广林明白了所谓的“设备”就是盗窃银行卡信息的装置。凭着自己大学所学习的自动化专业知识,胡广林很快摸透了“设备”的门道,同时在国外网站上购买最新型的“设备”,通过联邦跨国国际快递公司从国外将设备快递到郑州并加以研究,很快掌握了“设备”的使用方法。

看着手中的“设备”,胡广林心想,既然这样来钱快,为何不用这种方法还债呢?于是,胡广林主动与刘元联系,并告知刘元自己有最先进的设备,两人可以合作,由刘元组织队伍,盗取银行卡信息,由胡广林复制出银行卡再交于刘元,由刘元取出现金交由胡广林分配。其间,胡广林一直以“师傅”自居,指导刘元一行实施盗窃,同时与刘元通过QQ单线联系,电话都很少打。

在看守所中,胡广林说,自己现在很后悔,本来拥有稳定的工作和幸福的家庭,却被自己亲手葬送,本应通过自己的双手去创造财富,却没有走正道。

经查,2016年1月到3月,胡广林伙同刘元等三人,共盗窃现金近10万元。2016年5月27日,郑州市管城回族区检察院对胡广林批准逮捕,刘元等三人此前也已被批捕。(张晨宁鲍毅王芳)

(责任编辑:admin)